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高加索十字军:迪哥里战役与格鲁吉亚黄金时代的序幕

时间:2019-03-18 18: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1121年,基督教世界掀起的十字军运动进入了暂时的低谷。但他们与塞尔柱突厥势力的战斗,还在更广泛的地域内愈演愈烈。这年打响的迪哥里战役,就是格鲁吉亚人在北方获得的大胜。此战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西亚的突厥旧势力,同时也将自己带入了历史上的黄金时代。

  早在战役之前的数十年,高加索山区西南的格鲁吉亚便始终遭受塞尔柱突厥人的攻击。后者在整个西亚地区都占据巨大的优势。

  原本可以抵御他们的亚美尼亚人,已经被拜占庭帝国自废武功。接着拜占庭自己也将大量的野战军,消耗在了曼奇刻尔特的战场。以埃及为基地的法蒂玛王朝,又将包括耶路撒冷在内的巴勒斯坦大部丢给了塞尔柱势力。唯有来自西欧的十字军力量,在相当程度上打破了突厥人的军事与政治优势。

  当世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十字军-突厥-阿拉伯与拜占庭的四方角力,很少有人注意到北方的格鲁吉亚人也在进行一场漫长的防御战争。虽然格鲁吉亚在历史上屡次被阿拉伯帝国和突厥人的帝国占据,但始终僵而不死。由于不少城市被敌人占据,大片平原农场被突厥轻骑兵摧毁,格鲁吉亚抵抗者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依托山地要塞的战斗族群。只要形势允许,便从上山下来,对突厥人的定居点发起猛攻。

  通过几代人的反复拉锯,格鲁吉亚人慢慢收复了沿海和北部的山区。这让他们同时保住了黑海航线与高加索北部草原地区的联系。但包括重要城市第比利斯在内的大片南部区域,还依然掌握在塞尔柱势力手中。但十字军东征的成功,已经在整个小亚细亚半岛和高加索山麓引发了基督教族群的蝴蝶效应。在南方的亚美尼亚人选择加入十字军阵营后,格鲁吉亚人也谋划着自己的大规模反扑。

  格鲁吉亚国王大卫四世,在继位后就已经敏锐的察觉到塞尔柱势力正在衰退。苏丹的中央权威已经不再稳固,而地方上的封臣们也在忙于营建自己的独立王国。因此他停止了对突厥人的纳贡,并策划了一系列规模有限的反击战。

  1121年,大卫四世开始了动摇突厥霸权的新一轮战争。他率领一支经过长期改组的军队,包围了丢失多年的大城第比利斯。这个举动也引起了塞尔柱人的注意。他们刚刚同叙利亚北部的十字军形成休战,因而有足够的经历来增援北方前线。也由于十字军在沿海的成功,迫使塞尔柱人需要拿格鲁吉亚开刀,维持声望和既得利益。

  当塞尔柱苏丹默罕默德二世对大卫四世宣战后,各地方部队就开始从领地向北方集中。既包括了数个分布在格鲁吉亚南部边境的地方埃米尔武装,也有来自伊拉克北部与叙利亚东部的军队。尤其是后者,在他们的指挥官伊尔加齐率领下,刚刚获得对十字军的胜利。

  在不少古代的夸张记载中,塞尔柱军队在战前集中了多达40-80万人的兵力。这无疑是古代世界所喜闻乐见的春秋笔法。现代学者普遍认为塞尔柱人的部队在10-25万之间。考虑到那个年代的实际情况,塞尔柱军队不可能将超过10万规模的部队集中到一个地方。因为军队里不仅有大量需要耗费巨额粮草的骑兵,也有大量以圣战之名加入的炮灰军。从城市的重步兵守备队,到旷野上的部落民武装,可谓应有尽有。

  作为塞尔柱军事力量核心的是各级领主手中的古拉姆骑兵。这些人是后来埃及马穆鲁克与奥斯曼加尼色里军团的前身,由主人出资购买的军事奴隶担任。他们的日常生活也基本以军事训练为主,并可以被配置最好的装备。出于突厥军事传统,这些重装骑兵同时兼具较强的近身格斗和出色的远射技艺。但因为各级领主的财力或水平问题,来自不同地区的古拉姆质量也大不相同。

  那些依然保留了较多游牧生存方式部落,则会按照各自封建契约或利益谈判,派出大量的轻装弓骑兵。他们的领导者是部族内的重装部队,战斗力接近但达不到古拉姆的水准。就装备和训练质量来说,他们更加参差不齐,所牵涉的因素非常繁多。

  当然,那些来自阿拉伯地区的普通封建武装,也继续保持着较为传统的阿拉伯骑兵风格。他们的装备更加轻便,但在冲锋陷阵时也更为坚决。和十字军骑士交手的经验,有助于这些人对抗可怕的重型骑兵。

  至于塞尔柱步兵力量的来源,则更为复杂多变。希腊-阿拉伯装备的重装步兵和北伊朗山区的德拉米山脉后裔,是最好的重步兵力量。叙利亚或突厥风格的复合弓射手,也是让敌人头疼的存在。还有不少连武器装备都不健全的赤贫人口,以纯炮灰的身份加盟。他们总是期待在战胜后升入天堂或捞得致富的战利品。但在其他高阶同僚眼里,不过是可以被牺牲的肉盾。

  由于人数众多且来源复杂,塞尔柱军队必须分几路前进。集结与行进速度也快不起了。在6月,第比利斯遭到围困后,一行人到8月才抵达战区。不过他们大都满怀信心,不把格鲁吉亚军队放在眼里。

  格鲁吉亚军队在人数上仅有塞尔柱征讨军队一半。大卫四世已经将第比利斯包围了两个多月,还没有能够拿下这座易于长期坚守的城市。当他得知塞尔柱人的援军临近,便主动解除了围困,转而南下寻找决战机会。因为撤军就意味着前功尽弃,而那么多突厥人也不会满足于逼退自己。

  为了这次伟大的战争,大卫四世从格鲁吉亚各地搜罗了40000人的地方部队。他们全部由自己的骑兵领主带头,同时包括了偏向拜占庭风格的重骑兵、偏向突厥风格的轻骑兵。由于格鲁吉亚当地的马匹数量有限,不少领主的扈从会是手持重剑的步兵。普通人则大都是弓箭手和标枪投手,并擅长在多山环境下执行骚扰或游记。

  由于常年被塞尔柱人入侵,格鲁吉亚一度面临兵源短缺问题。大卫四世便从北方的乌克兰大平原和乌拉尔地区,引入了约40000名钦察-库曼突厥人。他将因战乱而荒废的土地都给了这些牧民,让每个受封者家庭都为军队提供至少一名士兵。这让他在迪哥里战役中拥有15000人的突厥式骑兵和附属部队。他还从这些钦察突厥中挑选和招募了5000人作为皇家骑兵。他们在保留原有技术的同时,强化了重骑兵冲锋训练。

  最后,还有一支规模不大的十字军在大卫四世麾下服役。这批不超过500人的援军,因为突厥势力的陆地阻隔,不得不先坐船抵达君士坦丁堡。再从拜占庭首都坐船,来到黑海东岸的格鲁吉亚。他们当中既有源自欧洲本土的法兰克骑士,也有奇里乞亚的亚美尼亚骑士。甚至还有部分为十字军招募的雅兹迪轻骑兵。

  虽然兵力处于劣势,格鲁吉亚人却充分利用了第比利斯周边的环境。而塞尔柱联军的傲慢,也让他们放松了对格鲁吉亚军队的警惕。大卫四世将计就计的部署了作战队形。

  1121年8月12日,格鲁吉亚军队开始在第比利斯以西的迪哥里山谷展开。他将全军分为四个主要分队,并将主要的地方部队都集中于两翼位置。自己则和王子德米特里乌斯一起,暂时呆在兵力不多的中央。他们身边有皇家骑兵部队、十字军骑士,身后还有担任预备队的钦察-库曼人。

  大卫四世计划将占据数量优势的塞尔柱人都引入山谷,然后从两翼和正面同时发难。但对手并非不会动脑子的傻瓜,不会轻易就钻入看似陷阱的地形。所以,狡猾的格鲁吉亚国王就特意安排了一次暗藏杀机的诈降,派出一批钦察人逃离自己的队伍。

  塞尔柱人在接到钦察人的要求后,并没有产生什么怀疑。因为他们自信在武力和数量上都具有绝对优势。一些侦察兵也向军官们报告,出现在对面的敌军数量有限。这都让他们决心以最快方式去解决掉战斗。他们更担心出击太慢,让格鲁吉亚国王能溜之大吉。

  但跑来投降的钦察人,却突然向塞尔柱中路的军官们射击。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很多军事贵族都惨死当场。他们麾下的部队也将在之后的几小时内陷入指挥不力的局面。

  愤怒的塞尔柱人出动了大批古拉姆重骑兵,开始追杀回撤的钦察突厥。但在进入山谷的狭窄地形后,他们就迎面撞上了加速冲锋的十字军骑士。类似的情景,将在十字军东征的实力上反复上演。但迪哥里山谷的环境更利于重装部队的发挥。在追击中失去队形完整的塞尔柱骑兵,被尽量保持正面齐整的十字军冲垮。伊尔加齐本人也在这次遭遇战中受了重伤,在被左右人保护逃跑后,他的整支大军也都失去了控制。

  当塞尔柱军队被不自觉地引入陷阱时,格鲁吉亚的两翼部队已完成了初步的包围。他们利用地形和森林掩护,已经占据了山谷两侧的高地。在塞尔柱人开始尝试合围十字军时,他们便从两侧的山头冲下。大卫四世率领大部分皇家骑兵,迂回加入了格鲁吉亚右翼部队。他的儿子德米特里乌斯,也率领余下精锐去了左翼。两个分队的高地冲锋,一举打懵了山谷里的塞尔柱部队。更多格鲁吉亚步兵也在高出射箭、掷矛,顺利猎杀已挤成一团的对手。

  随着格鲁吉亚重骑兵砸开缺口,他们身后的步兵也蜂拥而入。预备队位置的钦察人,则开始攻击塞尔柱军队的正面。这种迅速而高效的三面合围,压迫着误入山谷的进攻方。突厥人和阿拉伯人的骑兵,只能调头逃出山谷。但他们又和大量增援过来的步兵相撞,互相踩踏并挤成一团。身后的格鲁吉亚追兵,顺势开启了血腥的屠戮模式,并尝试在人群中开辟了几个突破口。

  战后,格鲁吉亚军队仅俘虏就抓获了50000人。不计其数的突厥同袍,早已命丧山谷。由于人数太多,大卫四世的部队又在追捕中渡过了三天。塞尔柱人不得不面对现实,自己已经无力控制高加索沿线。

  格鲁吉亚人的伤亡,同样没有准确的数字。但战斗展开后的迅速有效,让敌人措手不及,也减少了本方因对手顽强抵抗而产生的伤亡。大卫四世在战后继续围攻,终于为自己夺下了第比利斯。格鲁吉亚王国的领地,开始进一步朝着的南面与东方发展。该国历史上的黄金时代,就此拉开序幕。

  一直到今天,迪哥里战役还被格鲁吉亚人称为伟大的胜利。这一天也会成为全国性的宗教纪念节日。(完)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382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